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萨莫】只是来吐一个脑洞,再生门AU

吐之前先给康斯坦斯道一万个歉。

莫扎特死了,萨列里名利双收,每天在五万平方米的床上醒来却不快乐(。他越发消沉的过了几年,只教学生,闭门谢客,越来越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沉迷回忆日渐憔悴,甚至白了点头发,终于在有一天雪夜被罗森伯格拖上了马车去参加晚宴,然后,非常情理之中的,喝大了。
萨列里想着莫扎特原本才是盛宴的主角,不应该是他自己,他的成就是个错误,这位大师端着空酒杯跌跌撞撞地穿过人群,想离开这地方,懵逼着一个人往回家路上走的时候因为雪大直接摔了,却模糊看到地上有一只冻僵了的蝴蝶。
他伸手去碰那可怜的被寒冷夺去生机的小东西,蝴蝶在被他碰到的一瞬间振翅而飞,萨列里鬼使神差爬起来就跟着蝴蝶跑,蝴蝶把他带入了一个非常隐蔽的角落飞进了一扇生锈的大门,萨列里推开门进去发现蝴蝶不见了,他继续往前走,沿着隧道往有光线的地方走,最后重重荆棘之下他推开了另一扇门。
然后刚在晚宴上喝了一轮的大师就被明媚阳光闪瞎了。
大师适应了光线,看出这地方离自己家不远,穿着不合时宜的厚衣服往前走,到离自己家不远的一个拐角看到马车从旁边经过停在了家门口。然后大师懵逼着,看着自己下了马车,进了家门。
大师的记忆链搭上了,他认得这个样子的自己,这个时候的衣服、马车和车夫,他想起这是几年前的维也纳,费加罗的婚礼首演那天。
他还没彻底从状况里反应过来,下意识进了家门想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结果非常笨的被时间线正主发现,正主一开始还以为是小偷进来,听到背后有人抄起一个烛台转身直接抡了过去,看清萨列里脸之后当然又惊又骇下意识自卫式攻击,萨列里试图解释但是很明显他把自己吓着了,总之,(单方面的)缠斗之中他失手杀死了这个时间线上正确的自己。
萨列里站在那儿看着自己的尸体,继续懵逼,仆人听到动静过来敲门问大师您没事吧?萨列里赶紧回答你别进来没事!
然后他支开所有仆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是,消灭证据把尸体拖花园里草草埋了。
然后他这几个小时是持续懵逼的,直到仆人说大师今晚费加罗婚礼首演您差不多该出发了。萨列里猛地一震——莫扎特还活着,还意气风发。
然后他好好捯饬了自己拔去白发精神了一下试图磨去这几年时光的痕迹,直到自己觉得一切都差不多了才出门。
然后必然的,费加罗婚礼所带来的问题。罗森伯格的内心是懵逼的,他不知道为啥这一晚在皇帝面前萨列里持续帮莫扎特说话,还整个人状态不知道哪里不太对劲,帮着莫扎特把芭蕾舞的事情搞定之后面对去质问的自己还明里暗里威逼利诱让给莫扎特的前程开路。
罗森伯格:萨列里,您今天画风不对。
萨列里:因为没有杀杀服你了。
罗森伯格:……哦。

总之,费加罗的婚礼特别特别成功,小太阳莫扎特几乎是扑进萨列里大师的怀里用一个巨大的拥抱表示了感谢,心里想着反正大师也不知道我喜欢他他肯定觉得这就是我单纯太热情所以我就嚣张一下。而同样喜欢莫扎特的几年之后的萨列里浑身僵硬,等莫扎特撤了才后知后觉的想,这样也许还不错。
他就秉承着这样“还不错”的想法,和莫扎特的关系越走越近,一边走着一边持续担心自家花园里正主的尸体(。然后,两个人都没有料到也都在内心渴望的事情是,他俩近过头了,近的过于暧昧,几乎变成了除了上床啥都干过了的就是没有明着对对方说出来的情人——此处应有无数字恋爱日常——萨列里为这种背德的关系而感到有些愧对康斯坦斯这好姑娘,但是他又想管他的那么多反正莫扎特还活着,活的好好的——这就够了,用一切来换都够了。
萨列里逐渐适应了伪装成几年前自己的生活,虽然他的小太阳有的时候会突然说大师您有哪里不太对我也说不清哪里不对反正就是不对之类的话让他担惊受怕,虽然可能他们的关系让康斯坦斯也觉出了哪里不对,但姑娘什么都没说,总之,整体上一切都棒棒的。
想看HE的,大概就到这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怎么发展,按道理应该有个NPC告诉萨列里这个再生门的事实,帮萨列里彻底毁尸,然后萨列里发现其实有很多人已经杀掉了原来的自己回到了这个时间线。萨列里细思极恐,但是觉得有他的小太阳和他们的音乐一切都能够被忍受。

直到NPC来找他,他在NPC那里看到了,通过再生门回来的,几年之后的,憔悴的康斯坦斯。康斯坦斯让他帮忙杀正主,他当然不愿意,和康斯坦斯大吵一架不欢而散,之后好几次他去找莫扎特,都看到几年后的康斯坦斯在附近盯着。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了这疯狂的一切了,在晚宴上拉着莫扎特就往那道门跑想带莫扎特回几年之后,莫扎特问他去哪儿他也不说,直到在门前他直接被NPC吊打了一顿说规矩是谁都不许回去。
莫扎特完全搞不清怎么回事,问萨列里怎么了想让我看什么,萨列里只摇头说没事没事我喝醉了,是我喝醉了,莫扎特表示自己很担心的。

之后一切如常(如果有“常”这种东西的话),直到康斯坦斯决意要杀了自己的正主,因为这种行为是才是能够维持秩序的所以NPC也帮着,就像当初帮萨列里一样。萨列里当然不能让他们杀康斯坦斯正主,于是慌慌忙忙在最后关头带着马车找到莫扎特和康斯坦斯,让他俩赶快跑,三个人一个特别慌张两个一头雾水的坐着马车飞奔逃命,快到门前被NPC和几年后的康斯坦斯劫镖(?),正主和莫扎特一看到这两个凶神恶煞(?)其中一个还和康斯坦斯一样的追杀者当即懵了,萨列里跟康斯坦斯说你带着他快走,进那道门一直往前走别回头,自己留下拖住两个劫镖的,过程中可以有各种萨莫眼神交流小太阳泫然欲泣脸。康斯坦斯还是个果断的姑娘扯着莫扎特继续往前跑,萨列里这边弄死了NPC看小康和莫扎特进了门直接驾着马车撞向那道门,本来这地方就残败,两匹高头大马一撞直接塌掉。
萨列里虽然有马在前面挡着也被撞得七荤八素,转头一看几年之后的康斯坦斯站在那愣愣的看着塌了的门哭了,哭着哭着这两个人互相看着,就笑了——另一边,小康紧紧握着莫扎特的手,两个人穿过幽暗的正在震颤着崩塌的隧道,跑进了大雪纷飞的未来。


最后放再生门原剧情:
平静的郊外社区,小有名气的画家大卫·安德纳赫(麦德斯·米科尔森 Mads Mikkelsen 饰)与隔壁女邻居有染。某天当他鬼混时,女儿里奥妮(Valeria Eisenbart 饰)却在自家泳池溺毙。该事件直接导致他和妻子玛雅(洁西卡·史瓦兹 Jessica Schwarz 饰)的婚姻破裂,悲伤自责的大卫自暴自弃,一度试图自杀了结生命。被好友马克思(Tim Seyfi 饰)从死亡边缘拉回后的夜晚,大卫跟随一只神秘而美丽的蝴蝶穿过一条通道,竟意外回到了5年前事故发生的那一刻,成功救下女儿的性命。悲剧人生似乎发生转机,然而随后一连串的连锁事件却让他陷入命运漩涡,难以抽身……

这个电影很美,很美,比我写的美一万倍。我简化了不少细思极恐的情节……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