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狄米特里/提伯特】漫长的死亡01

战争AU
斜线无意义

01

狄米特里小跑回来,屈起一条腿就着下坡把自己滑进面前的弹坑里,那是他们被敌人大方赠予的简陋掩体。军靴厚重底面与炮弹炸开的浮土摩擦起一小阵烟尘,侧旁的提伯特为此发出了一声闷咳。狄米特里找了个舒服姿势半躺到他身边,一股脑卸下斜挂在背后的几支步枪来。它们已没了主人,狄米特里咔哒哒卸弹,嘴里念念有词地小声数着,把子弹一股脑塞进自己的枪,又去摸他早就空荡的子弹带。

“从来没够用过。”干完这活儿他终于抱怨道。提伯特只是轻哼以示同意。这声鼻音并没有像他们所预料的那样就此止息,一口沉进肺里的气没能进得去,于是反向上冲,将这声闷哼的末尾拐成了一声没能憋得住的咳嗽,随即,像是闸口终于被洪水冲击得轰然倒塌,又是一声,那些再压不住的咳嗽从提伯特紧闭的嘴唇间溢出,无法止息地连成一片。最初狄米特里并没在意,直到它们听上去无法收束,不祥念头才绷紧了头脑里那根颤巍巍的弦。他转头看向提伯特,伤口几乎用不着寻找,鲜血早在提伯特胸前漫开一小片,在进入视线的头一个瞬间就攫取了狄米特里的全部注意力。

啪地一声,是那根弦断了。

“不。”他听见自己说。下一个瞬间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扔了手里的一切物什扑到提伯特身边去,双手按紧了提伯特胸前那个仍在冒出鲜血的空洞。血液火焰般舔舐掌心渗进指缝,让那些肌肤灼烧着疼痛起来,持枪的手因为疼痛而发抖,却仍不敢放松,只是用力按住,阻止提伯特的生命从指缝之间溜走。

“好啦,狄米特里。”提伯特说。他低着声音,他的咳嗽缓了下来,终于得以哑着嗓子说话。

狄米特里深吸了一口气。“你按着,你按着它,”他说,手上又加了一分力道,“我去找——我去给你找吗啡——绷带……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而显然提伯特对他们的寒碜物资状况和那颗打穿肺叶的子弹都一清二楚,他甚至低笑了一声。

“别他妈傻了,狄玛,”他说,“待在这儿吧。”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