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狄米特里/提伯特】欢迎来到维罗纳

“欢迎来到维罗纳。”
雇佣兵!狄米特里/黑帮大佬!提伯特。无差。

“在维罗纳就是这样。”提伯特说。说这话的时候他没什么情绪,就像他应该的那样。他向后倾靠着,五指在椅子的木质扶手上张开,时不时轻点一下,那枚镌刻家徽的戒指发出的轻微磕碰声就在安静的房间里蔓延开来。
狄米特里没有摘下墨镜,借这阻挡,他的目光从那只手点动时手背上些微鼓起的血管上移开,自提伯特分开的双腿上行,扫过他面料考究的西装,暗红的衬衫和黑色领结,向后梳去的泛白额发在灯下被晕出阳光一般的金来。
“和蒙太古搅在一起,你就再找不到一个卡普莱特愿意信任你,洛特科夫先生。”提伯特说,“欢迎来到维罗纳。”
提伯特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微小的、得逞的笑,那让他显得有些许刻薄:“既然你为我做过事,维罗纳就已经替你选择了立场。要我说我们可以继续如此,我倒很喜欢你。不像你的很多同乡,你更冷静。”
狄米特里对这个评价不置可否。他抬手将墨镜撤去握在掌心把玩,前倾了身子将双肘放在膝头,抬起眼直视提伯特:“我不喜欢有上司。”
提伯特笑出声来。“我明白。”他将声音放得友善而轻松,温柔得像一个老朋友,“我管不到你都在哪儿掀了什么风浪,雇佣兵先生。但要是你想在维罗纳这地方分一杯羹,这一杯羹就必须由我分出。在这儿你得是我的。”
这决定没有花狄米特里多少时间,毕竟他不需要选择。
提伯特是他并不喜欢的那类人的一员,西装革履的上等人,手里是酒杯或雪茄。通常意义上这种人远离真正的战场太久,都快忘了死亡是什么滋味。但他只要稍微靠近些许,就能闻到火药和金属混杂出的气味从提伯特的香水底下挣扎出来,用地位和时间都抹不去的战争味儿。
狄米特里对这个味道熟悉得要命,以至于他的决定显得有些心急,甚至像是某种讨好。
“在这儿我是卡普莱特的了。”
可提伯特傲慢地扬起了头。
“不,”他否决道,没等狄米特里在这突兀的拒绝里开始茫然,就纠正了他,“是我的。你得是我的。”
狄米特里用了一秒钟搞清其中区别。他并不善于做出评论,只是轻点了一下头。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