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狄米特里/提伯特】有关狄米特里的五件事

狄米特里不是维罗纳人。维罗纳也没人会起狄米特里这样的名字。
狄米特里算不上喜欢维罗纳。这里的歌好听但语言太拗口,这里四季开满了鲜花但天气热得要命,这里的女人全都很美但他并没有爱上其中哪个。他想要离开最后却留下了,直到他变成了维罗纳人,习惯了这里的拗口语言和炎热天气。
狄米特里甚至不是维罗纳人,就更妄论什么忠心耿耿的卡普莱特。像所有人一样,他并不需要选择立场,维罗纳人替他做出了选择。要是非得给狄米特里的名字前面添上“忠诚的”这个词儿,它后面带的头衔也会是“提伯特的伙伴”。
狄米特里又想了很久是不是要离开维罗纳,就在维罗纳变得一点儿也不维罗纳,而他失去了“忠诚”这个词儿的对象的时候。
狄米特里最终还是没有离开。他习惯了些新的事情,比如不再有街头群架或决斗,走过广场时绕开那座浮夸的金像,以及去提伯特墓前坐上一整个白天或夜晚。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