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Hannigram衍生】非典型员工 1 [Le Chiffre/ Luke Brandon]


大难不死银行家/温柔可口小主编,形象分别出自《007皇家赌场》和《一个购物狂的自白》
真·恋爱向
我不确定我能坚持更下去
关于经济金融的事完全不懂也没怎么写,欢迎捉虫
只想写谈恋爱
傻白甜(?

1.

Luke正焦头烂额。

事实上他用了不少时间在电话上的争论,关于自己执拗的母亲和庞大的家族产业,等到他反应过来,离约定的面试时间已经过了快半个小时之久了。
他混乱着,一边叫秘书把面试者带进来,一边粗略浏览面前的简历。——很奇怪的简历,并不是这个年代通常意义上的奇怪,比如选了过于花哨的模板或难以辨认的字体之类,而是——事实上这份简历显得过于“简”了,薄薄一页打印稿,没有附照片,工作经历一栏填写粗略模糊,留下了在完整的基本信息对比下更加刺眼的大片空白。

然后他听到面前传来脚步声,在站起身的同时抬了头。

Luke确信自己是愣住了片刻的,面前的男人已不算年轻,即使忽略他那横亘着疤痕又被白翳覆盖的左眼,气质也尖锐逼人。Luke眨眨眼,及时收回可能过于无礼的注视,隔着办公桌倾身向男人伸出了手。
“Luke Brandon, 很高兴见到你,Mr……Emm……”Luke赶忙低头用简历确认姓名,“Mr. Jean Duran……?”
男人有那么两秒钟没动作,Luke尴尬地僵举着手,感觉自己像是在等待大英女王驾临。然后男人保持着他淡漠的神情,将手递了上来:“是Jean,Jean Duran,Mr. Brandon,鉴于我是一名男性。”
Luke更尴尬的重复了那个拗口的法语名字:“抱歉,Mr. Jean Duran。”

然后,Luke Brandon,这家金融杂志的主编,经历了他自离家闯荡以来最诡异的一场面试。一般说来,他是最具亲和力的那类面试官,在整场面试步入正轨之后,他也的确为Mr.Duran在专业上表现出的素养和能力大为惊异。这让他在只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决定了这场面试的结果,但却丝毫无法缓解之后的任何一点僵硬气氛。

例行地,Luke将提问带入了简历上的内容:“所以,Mr.Duran,在工作经历上,您填写的是投行工作,恕我直言,但这种说法有些模糊,可以请您具体解释一下吗?”
男人面无波澜,语气则同样平静,Luke看着他异色的眼睛,不确定自己是否算得上礼貌。
“我曾在法国为一家投行工作长达十几年之久,在某种意义上。融资,风投,资产管理之类。老板下了一步错棋,银行破产,然后我就在这儿了。”
“我很抱歉。”似乎不是什么好的经历,Luke只好说。
“没什么可抱歉的,”Mr.Duran说到一半停了下来,他从西装口袋中摸出手帕覆上了那只伤眼的内眼角,还完好的另一只眼睛没有停止看着自己的面试官,好像Luke才是那个该受责备的人,“你犯了错,你就要付出代价。”*
然后他把那手帕拿下来,Luke的视线跟过去,看到上面洇出的血迹。
“——泪腺失调。”Mr.Duran说,陌生单词由带着异国腔调的声音从Mr.Duran口中带出,几乎让Luke心不在焉。
他看上去已经将这句话在之前的人生里重复过无数次了。
Luke咽下了自己的第二句抱歉。




Le Chiffre在讲电话——在自己的小空间被腾出来之前,他坐在这大办公室的一角,背后斜对Luke的办公室,右手边靠墙。背后的空落和视野的狭窄,不得不说,让他感到既不舒服又不安全。总之,他没注意到Luke过来。
“知道了,”他轻声回答,尽量简短到不在这种公共场所透露任何事,“我会的。再见。”
之后他听见身后Luke多少有些小小翼翼的问话:“……Mr. Duran?”

Le Chiffre将手机放下,完完全全转过身去才能让Luke保持在他视野之内:“是的,Mr. Brandon?”上班第一天就被老板抓到工作时间打私人电话,更无所适从的那个反而不是他。Luke眨眨眼睛,刚发出一个音节又犹豫着停下,然后重新开口:“Mr.Duran,您能在下班之前完成一次对股价走势的简单分析吗?”他向左前横跨了一步,Le Chiffre跟着他,将自己的姿势和视线重新摆回舒适的位置。
“当然可以。”Le Chiffre以一种轻松平和的语调回答道。Luke点点头,在转身离开之前给他一个微笑。Le Chiffre目送他离开自己的视线,然后登录公司内部网站,查询下班时间。
他几乎忘记这个暂时身份也需要好好伪装一番了。

“非常令人印象深刻,Mr.Duran。”Luke浏览着面前的邮件,他在看到它的下一刻就把发送者叫到了办公室。Le Chiffre站在他办公桌前略微低头看着自己年轻的上司,电脑屏幕的不同色块将那面容映的光怪陆离。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非常专业。角度奇特——奇特,但是巧妙,”Luke抬起头来,“我感觉像在面对我的博士导师。Mr.Duran,你偏好概率吗?”
Le Chiffre看着他的笑容:“是的。计算概率让事情可掌握和可预测。”
Luke的笑容扩大了:“我现在有点觉得自己赚到了。”
“你之前没有吗?”Le Chiffre挑挑眉,那半刻意的志得意满表情几乎已经像是个微笑,“——所以,Mr. Brandon,我现在可以下班了吗?”

下班时间当然已经过了,办公室迅速地空落下来,Luke的秘书正最后一个走出公司,留下满室过于明亮的灯光。

Luke向办公室外看去,随即将视线转回来:“哦,当然,Mr.Duran。再见,以及,叫我Luke就可以。”
Le Chiffre点点头,在走出这间办公室之前又转回身,比起提问更像是在确认:“你要加班。不吃晚饭了?”
Luke看着他,好像他不是在说话而是在跳桑巴:“噢……我会的,忙完以后去买个热狗,也许。”

Le Chiffre得到答案,推开门离开了。他关掉电脑,整理桌面,收拾了必要的东西,披上大衣离开公司,并在整个过程中都察觉到Luke投在他后背的视线。
而Luke,在Le Chiffre从视野中消失之后,才察觉自己一直在看着他。那身着黑色西装的背影在充盈人造亮光的视野里留下深刻轮廓,最终慢慢模糊消散。

然后他得以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工作上——直到签收了一份至少比热狗丰盛多了的塔可钟外卖。
Luke对着墨西哥卷饼笑了起来,仿佛那卷饼也在跳桑巴。

——TBC——


你犯了错,你就要付出代价:You make a mistake, you pay the price.
出自速度与激情6里Owen Shaw的台词,非常喜欢这句。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