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Jessidy】 三次Cassidy不喜欢Jesse对自己用福音,一次他没有

三次Cassidy不喜欢Jesse对自己用福音,一次他没有

【2】

Cassidy堪称惨烈地叫了短促一声。
Jesse听到了,他一拳轰上了面前男人的下巴,然后赶紧回头。
“Cass?!——我操!”Jesse和随后回头的Tulip都吓了一跳。Cassidy那边的战况和他的叫声同样惨烈,一把显然是从刚才饭馆里顺出来的餐刀戳碎了深色眼镜直直插进他左眼。
Jesse定在原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正剧烈震颤着,扑通,扑通。
Cassidy略微低着头,他的爱尔兰口音这时就更加浓重了起来:“我说,哥们儿——”插了他一刀的混混还站在他面前,Cassidy呲牙咧嘴的把刀拔了出来,“这他妈真的很疼的。”
Jesse瞪大了眼睛。
“——Cass别!”
Cassidy已经扑了上去。
Jesse只来得及看Cassidy扯过那选错了招惹对象的混混,一口咬在颈动脉上,还能准确扯出那根澎湃着的血管,将噬咬变作狂饮。鲜血从嘴角溢出来,沿着下颌流淌,又滴落在老旧牛仔衬衣的前襟上。
Jesse知道Cassidy的伤口一定在迅速复原了,而他浑身发冷。
Jesse从没见过Cassidy吸血,当初他走进Cassidy房间时横躺在地上的Miles早已变成一具死状难看的尸体。
这场斗殴中最倒霉那个人的惨叫声正渐渐弱下去,而Jesse这才回过神来。
“Cass别吸了!——Cassidy!”他制止道。
Cassidy没理会,或者他压根就没有听见。美味当前,其他让路。
Jesse上前几步再次喝止:“Cassidy!”
他心脏的震颤又加剧了,那跳动声充斥着他的四肢百骸,让他听不清自己的声音,而事实上他确实是吼了出来:“操他妈的别吸了!”
“我操!”Cassidy猛地甩开了手里那具新鲜的尸体。
吸血鬼红着眼睛,转身把矛头指向了传教士:“你他妈什么毛病?!我告诉过你别再干那事了!”
传教士不甘示弱:“你他妈刚杀了个人!”
吸血鬼针锋相对:“那傻逼把刀子插我眼睛里了!”
“那他也不是他妈的星冰乐!”传教士把声音抬得越来越高了,“你能不能别这么操蛋?!”
Cassidy突然奇异地冷静了下来。他的一边镜片还碎着,有血迹从那儿蜿蜒而下,他没再说话,转身离开了这片狼藉。
Jesse没去拦他。
Cassidy很快消失在七拐八拐的巷子里,Jesse低头点燃了一支烟。
“我操。”半晌过后Tulip评价道。
Jesse看了她一眼,声音平稳:“走吧,警察马上就到。”

Jesse正努力把车往更偏僻的地方开,Tulip坐在副驾,抱着胳膊盯着Jesse看。
突然她开口了——她就是没法忍受稀里糊涂的状态。
“你没见过吗?”她问。
“什么?”Jesse还叼着烟,“没有。”
“挺吓人,”Tulip说,“上次他怎么好起来的?”
Jesse飞快地看了她一眼:“杀了Miles。我以为他跟你说过了。”
显然没有。Tulip轻快地点点头:“所以一个人就够了。”
Jesse没回答。
Tulip于是又问道:“不是?你带他去医院了?”
Jesse攥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Jesse?”
Tulip不肯放弃,他早知道的。
Jesse动作别扭地把左胳膊伸给她。Tulip迟疑一下,帮他解开衬衫袖扣,把衣袖挽上去。

“操。”她看着那疤痕说道。

——TBC——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