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霍爹/X教授】江湖夜雨十年灯02(初恋组清水暧昧向)

02

Howard放轻步子推开眼前厚重的门,他或天性如此或刻意为之的所有散漫在这个瞬间乖顺收敛,Charles正躺在他家软到可以把人陷进去的长沙发里,侧着身子,看上去睡得委委屈屈的。
Howard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悄声坐下来,他看了一眼Charles,这个把自己包裹在与年龄严重不符黑西装里的孩子可能正经历几天一来的第一次安眠。然后Howard抬起头来,用眼神示意站在门口的他的管家。Jarvis皱眉,坚定的摇了摇头。Howard把双手合十,开始耍赖似的乞求了。Jarvis皱眉瞪着他,十秒钟后我们的好管家妥协了,叹口气转身消失在门后。
沙发上还闭着眼睛的Charles嗤笑了一声。“毫无尊严。”这半大孩子拖着半梦半醒的腔调评价道。
“你醒啦?”Howard问道。Charles的醒来没能放松一下他的动作,反而让他明显的更僵硬了起来。Howard更适合坑蒙拐骗而不是对一个孩子进行安慰, 特别是在这孩子参加了母亲葬礼后就直接造访了他的宅邸的时候。
这时候Charles才慢慢睁开眼睛,他依然睡眼惺忪着,于是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我说……”Howard犹豫着寻找合适的措辞,“如果你不想跟你继父和他那个傻逼崽子住一起的话,Stark大宅欢迎你。”
Charles笑了一下:“Howard,你可真不会安慰人。”
“是啊,”Howard自暴自弃的附和着,“我比较会骗人之类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开始装作是富家公子了。”
Jarvis这时候正进来,用他一贯平静的语调对Howard进行打击:“相信我,先生,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历史,即使对您来说。”Howard显然早已习惯了。
而Charles盯着Jarvis手里端着的托盘,那瓶酒看起来就价值不菲。“Jar?我以为我们说过不让Howard再喝酒了的?”Jarvis把那托盘放下:“Charles少爷,请相信我不是没有试过。”
Howard露出了胜利的笑容,Jarvis转身离开之前嘱咐的“先生,你要是喝了半瓶以上之后一个星期都不要再想喝酒了”又把他的笑容转变成了一个委委屈屈的撇嘴。
Charles终于放声笑了起来。
Howard对他举起酒杯:“Jarvis越来越过分了……你要陪我喝一杯吗?”
“Howard,”Charles回绝道,“我希望你没有忘记我的年龄。”
“得了吧Charles,”Howard显然并不在乎这个,“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Charles犹犹豫豫的接过了Howard倒的酒。
“让我告诉你Charlie,”Howard轻倚在沙发扶手上,“酒,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事物之一。”
Charles对此深表怀疑。

半杯以后他就觉得可能Howard也不是那么错的离谱。Howard喝得更多,现在正试图让自己横躺在那张不宽裕的单人沙发上,他的头在沙发柔软宽大的扶手上后仰着,小腿在另一边晃晃悠悠。
“酒是世间好物,Charlie,”Howard慢悠悠道,“它让人放松,忘却,灵感迸发,有时候你需要那么点儿机缘巧合才能想出绝妙的点子,然后再有无与伦比的创造。”
Charles安安静静的听着,然后从沙发上跳下来。他走到Howard旁边,拍了拍他屈起的膝弯。Howard挪了挪腿,给Charles让出位置。Charles坐在了空出的那一点沙发扶手上。
“我想去英国读大学,再过三年。”他说,“就三年。”
“那很好啊,”片刻沉默之后Howard说道,“尽管我还是比较倾向于MIT。某种意义上那算是个不错的地方,如果我要是能有个儿子,我肯定会建议他也去MIT。”
“Howard,”Charles冷静的说,“我才不是你儿子。”
Howard哈哈的笑了起来。
然后Charles瞟到那空了大半的酒瓶,“你喝太多了。”
Howard欠揍的挑了挑眉:“你打我啊。”
“别,再,喝,了。”
Howard倾身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Charles,停止这么做。”他翻了个白眼,“我帮你控制能力可不是为了对付我自己的。”
“如果我不能用它来帮助别人,”Charles低着头,“那它应该被用来做什么呢?”
“Charles?”听出这话里的某些倾向,Howard从沙发扶手上坐了起来,一只手搭上Charles的肩,“绝对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你的能力,你听见我没有?那没有好处。”
“我不明白,Howie,你一向喜爱炫耀。”Charles侧过身来看着他,然后钻进了Howard的怀里。
Howard环着Charles,手指缓缓摩挲着他柔软的头发:“你是不同的,我亲爱的,你不一样。”
Charles把头埋进Howard胸口,他小小的双肩开始微微耸动起来。
Howard几乎松了一口气,他放轻了自己的语气:“好啦,没事的。我下周要去北极,Charlie也许可以一起去玩。”
Charles啜泣着点了点头。

——TBC——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