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Jessidy】三次Cassidy不喜欢Jesse对自己用福音,一次他没有

三次Cassidy不喜欢Jesse对自己用福音,一次他没有

小甜饼。
剧设为主,混漫画设定,梗大部分属于漫画,没有角色属于我。

1.
Jesse在摇晃。他嗒的一声点着打火机,那小火苗,很显然的,也在摇晃,跟Jesse同频率,也跟Jesse嘴里的烟同频率,然而它们就是挨不上边。他翻了个白眼,瞟了一眼驾驶座上的Tulip,后者正小声哼着歌,而Jesse觉得她就快要把油门跺进车底盘里了。

他又看了看后视镜。车后座上团着鼓鼓囊囊乱七八糟的一大块毯子,那玩意儿也摇晃着,幅度之大足够在任何时候从后座上掉下来。

那是作息时间诡异的Cassidy睡得正熟,为了不让阳光碰到他一根头发而把自己裹成了麻袋。Jesse开始庆幸他们没有选一辆卡车开始旅行,否则Cassidy现在八成就会缩在车后厢里,假装自己是一袋子什么货,在强烈的颠簸中怀疑自己一百来年的人生。而同时Jesse又觉得仿佛自己和tulip正在去抛尸的路上。

好像在附和他内心荒诞不经的想法似的,车慢慢停在了路边。
哦,Tulip。

Jesse终于点着了那根烟。

Tulip手还搭在方向盘上,食指不耐烦的敲啊敲,艳色的指甲就在Jesse余光里晃来晃去。Tulip问,有些刻意的压低着声音:“所以,你和Cassidy,你们俩?”

“什么?”Jesse飞快的看她一眼,又把视线转走了,“不,没有。”

“没有?或者是还没?好吧。”Tulip没有咄咄逼人,这挺奇怪的,但每当她不咄咄逼人,就意味着她好奇心的另一块角落里的种子开始发芽了。果然她问:“所以到底什么是创世纪?那个神神道道的白胡子那么听你的真是让我印象深刻。”

Jesse深沉的抽着烟:“有人跟我说那是天使和恶魔的结晶,交战双方的战士相爱然后一直操啊操,操的昏天黑地,就有了创世纪。”

“……哈。”Tulip干巴巴的笑了一声,然后瞪着她的大眼睛盯着Jesse,才确定这的确不是个笑话。

“罗密欧,和朱丽叶。”Jesse挑眉,然后徐徐吐出了烟雾。

Tulip调侃起来:“听着耳熟,哈。”

Jesse没笑。

Tulip压低了声音,像在谈论什么秘密:“为什么……我是说,他们怎么会给这玩意儿起这么个名字?创世纪是圣经里的某个章节……吗?”

Jesse沉默着,Tulip等着他的回答。车内狭小的空间里蔓延着诡异的安静。

太安静了。Tulip早就停止了在方向盘上的敲打,她直视着前面隐隐露出些许轮廓的小镇,眯着眼睛,什么都没想。直到她旁边突然钻出了个什么玩意儿。

“或者是某个装逼乐队的名字!”

“操!”

Tulip实实在在被吓了一跳,Cassidy的脑袋从车后座探出来,此刻正伸在驾驶座和车内壁之间的空隙里,那句话就爆炸在Tulip左耳边。Tulip反应过来,补全了那句下意识的谩骂,“你妈的!”

Jesse转了转身靠在副驾车门上,乐得看另一边的闹剧。窗外太阳已经下山了,漫天晃眼的红霞也快要完全褪去——标准起床时间,Cassidy是个勤劳的吸血鬼。

“我们走吧,Tulip?等不及让我亲爱的传教士先生喝点优质的威士忌而不是安维尔操蛋的老鼠尿了。”

Tulip轻飘飘的看向传教士先生,问句和眼神一样轻飘飘的:“没有?”

而传教士叫了吸血鬼一声:“Cassidy?”

吸血鬼微笑着:“我亲爱的传教士先生?”

“下车。”传教士平静的声音在可怜的Cassidy听起来轰隆隆的,“给我倒立去。”

而Cassidy下一秒就发现自己已经在这么做了。他双手撑着地,又因为撑不稳只好把脑袋当作第三个支点,Tulip哈哈的笑了起来。

“这很好玩,”Cassidy翻了个白眼,倒吊着评论,“非常好玩。以后别再这么干了。”

“知道了。”Jesse说。他肯定笑了,而鬼才知道他有没有说真话。

——TBC——

Cassidy睡在卡车后箱是漫画梗
Jesse关于创世的形容也是漫画梗
Cassidy说创世听起来像乐队的时候吓了Tulip一跳和倒立也是漫画梗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