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知乎体】被一个人从最黑暗的泥潭里拉出来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知乎体】被一个人从最黑暗的泥潭里拉出来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ServeGod | 威士忌,一箱。

4K赞  317评论

并不谢@一朵插在牛粪上的郁金香 邀。

我觉得如果你处在人生的低谷期,霉运连连或是什么的,那根本算不上什么泥潭,毕竟我的大部分生活都是这样的。让我觉得有泥潭的感觉的一段时间,是我刚刚拥有了一种全新的强大的能力的时候,整个人失控,根本无法理解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当时我认为自己能够拯救所有人,并因此犯下了许多不可饶恕的错误。

你知道,当一个人认为自己就是上帝的时候,他就会忽视本来理所应当的东西。当时我的情况是,让所有人对我言听计从,剥夺所有人的选择权并替他们做出抉择,几乎杀死了一个孩子并没怎么觉得他其实无辜。现在想来简直细思恐极,幸好当时身边有@一朵插在牛粪上的郁金香 和C,当然,主要是C。

C在人群中是个异类,当然我们都是,但他有时却会因为太过特殊反而显得平庸,事到如今我已经知道看似最浑浑噩噩的C其实是在大多数时候看的更透彻的那一个。因为经过时间的洗礼,他显得过于老练,但又能为我的一句赞扬都能高兴的像个孩子。我们认识的时候C的处世原则是“我对这世界不抱希望,所以活的好极了”,我想这也是他的泥潭,但总之,他从我的泥潭里把我拽了出来,方式十分的……嗯,C。

那时我正在自负的峰顶,不小心就送了那个孩子进地狱,C是这件事的唯一目击者,他向我问起的时候我几乎没怎么愧疚,或者说太过急于用有罪即该死的观点来掩饰自己那少到可怜的一丁点愧疚。但是其实不,没有人该死。如果我是C我一定对当时的我绝望了,但他从不对我绝望。

我还记得我对他说关于那个孩子所犯下的错误和罪行,而他极冷静的用自己犯的更多事来回问我,就似乎他不值得我对他好一样。然后他试图自杀,用性命赌了一个我人性犹存的可能性。他就在我面前倒下,那一刻是我觉得自己操蛋人生中最操蛋的时候,而@一朵插在牛粪上的郁金香 关于我是个混蛋的评价完全正确。当然我救了他,不然现在我也不会在这里回答问题。顺便说一句,他这次自杀是因我而起,但当后来我去向他请求和好时,他却表示重要的是我最后救了他,天啊这个人。

救了他之后我为他对我隐瞒自己身份或其他的什么而怒气冲冲大发雷霆,但是同时你猜怎么样,我觉得自己开始颤抖,身上某处有包裹着的硬壳在缓缓碎裂,发出咔咔的脆响,而我终于重新开始呼吸和感受。这大概就是被人从泥潭里拉出来的感觉,即使你站在阳光下而那个救赎者永远身处阴影里,你也感到背后有人支撑,而噩梦开始消失。你知道吗,感觉超级棒。

而这还不是我想说的全部。有时候我觉得C这个人确实相当浑,把自己的生活搞的一团糟,最后沦落到寄我篱下,但我一直觉得他还不是特别糟糕。当时我和他的友谊建立的十分迅速,而我也很能忍受他的小毛病,甚至有点同流合污。我们往往在半夜教堂的长椅上争论些乱七八糟的话题,用整瓶的威士忌当晚餐,总之,我可能还算对他挺好的?在他因我而起的自杀这件事之后我甚至更和他同流合污了,我在原则上对他做了一点点妥协,我们甚至比之前还要更加亲密,而之后很快我们就开始了一场漫长的旅行。

我们现在还在这场旅行之中,已经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而这个在我们认识时用半个晚上向我阐述他的“世界操蛋论”的混蛋,终于也承认了这个世界还有不那么操蛋的人。

虽然我一直觉得他本身就从没真正放弃过对这个世界的希望,但就让我这么说吧,我很荣幸能和他互相扶持和救赎。

——————————————
破千赞了,谢谢。以及回答评论里很多人的问题,我们在一起了,是的。

——————————————
两千赞了。有人让我说一下我和C初遇的事,其实没什么可说的。

遇到C的时候我在酒吧里,我们那里是个小镇而他是个生面孔,所以我多注意了一下。后来我遇人挑衅一时没忍住就出手了,C帮了我一把,我们双双进了局子。当时我处在工作和爱情的双重低谷期,整个人状态糟的简直像是从宿醉里醒过来发现自己吐了自己一身,我本来没精打采,直到他开始询问我更多事情,后来我们就在局子里进行了半个晚上关于世界到底操蛋不操蛋的争论,并因此迅速建立了友谊。大概我天生吸引奇葩吧。[微笑]

——END——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