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罗南X洛基】只是一时兴起的存个指控者和邪神的脑洞

说实话这CP是什么鬼拉郎啦excuse me?23333



待了半年之后洛基终于取得了在中庭自由行动的权力,他几乎马上就搬出了复仇者大厦,无视了托尔多少有点伤心的眼神。毕竟每天盯着自己揍过的或揍过自己的那些人的脸让他浑身不自在。这倒不是有关于他们现在的交情,事实上他们已经相处的不错了。

走神了,他想得有点多。洛基关掉电视,倒在沙发上随手翻起莎士比亚。

他这处地方不错,纽约乡下,神盾局监管雷神买单斯塔克制造,他过得还算惬意。

下个瞬间,他就因为一片静谧和思想放空中骤然的重物落地和玻璃碎裂的乒乓响动而被吓得手上一抖。

WTF。

邪神从不畏惧麻烦,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厌恶。他放下了书起身,走向声音的来源。房子另一边有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那保证了洛基眺望夕阳的视野,而此刻却成了混乱的来源。

而这混乱的主角,洛基一步步走过去,看清了那以诡异角度斜着飞入自家的坠地重物。

那是个人,显然。以一种同样显然的被砸进来的动作安静蜷缩在破碎一地的玻璃窗前。他正背对着逐渐靠近的洛基,留给他宽阔而残破的背影。

洛基没有贸然靠近,而是站在原地看了看。那人穿了一身黑色的笨重战甲,即使那已经因为空间缝隙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他觉得空间缝隙是最可能的解释——而龟裂开大大小小的口子,那好歹也是一身战甲,比起阿斯加德战甲的精致来说显得过于蠢笨了些。

即使他确信那人已经承受不住痛苦而昏迷,洛基也未有半点丧失警惕。他已经很久没用过魔法了,他把自己的身形定在原处,而实际上则绕过那人的背后来到他面前。

他看见一张因为痛苦而双目紧闭、眉心皱起深深刻痕的脸——大片斑驳的阴影下肤色是淡淡的蓝——Never mind——以及比起背后还要更加残破的战甲,裸露在外的大片肌肤伤口纵横狰狞。

洛基看着那张脸,终于从虚空中现身,抬手将自己用于防备的空洞幻影挥散。他甚至蹲下身来,仔细端详那张脸。

“Oh god,”洛基已经习惯于中庭人的表达方式了,现在他缓缓地笑起来,将手覆上那人腰侧,尝试着催动一个治愈魔法,并乐于见到那魔法确实有效,“He is so beautiful.”

——TBC——



看心情决定要不要写下去……这CP难道叫罗洛?罗基??2333333

感觉自己要被指控了……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