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虞宪衍生】孤独与酒(杜荫山X时光,片段,并无逻辑)

后来杜荫山想他大概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他骨子里有永远消不去的骄傲抑或虚荣,那甚至让他心安。

他喜欢烈酒,又烈又名贵的那种,放在晶莹漂亮的高脚杯里,小酌一口耗掉中等人家几月积蓄。转着酒杯的时候他想其实这并没有什么用,但他就是喜欢,莫名其妙的。

然后他就笑起来。

那让他想起久的好像上辈子,西北有最狂野的风,百里茫茫大漠,干烈像酒。

 

第一次他给时光带去了几乎和他年岁一样大的洋酒,时光大口灌下,又尽数喷了出去,看的杜荫山心疼到肝儿颤。

时光大骂:“这他妈的什么玩意儿?!”

杜荫山兴致很好的想去解释,即使时光显然不会去听。

某次杜荫山早就忘记原因的争吵中时光朝他吼,真正生气时他的国语甚至更纯正:“你他妈从没把我当一回事儿!你世界里就你自己一个人!——一直如此。”

而杜荫山没回答,只是去抱他,从背后拥抱,感受时光渐渐平静下来的发抖的身躯。

然后他吻了他的发鬓。

 

杜荫山熟知很多种语言,从热情的法式到含蓄的日式,但他从没试图说过那三个字,你知道的——“我爱你”。

他开始想时光也许是正确的。

他最终确信时光是正确的。

但他已无法遏制孤独。

——TBC——

我特么都写了些啥。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