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虞宪衍生】未参风月chapter.3(杜荫山X时光,慎入拉郎配,大概HE,R18拉灯

未参风月 


3.

业火后来用最无可反驳的方式证明了自己这句话的正确性。天外山从开始的那天起就是时光一个人的天外山,一个事无巨细的主子和一群只管听令的下手。
天外山因为业火的加入而很快热闹的多。


军统们战战兢兢的看着他和时光互不相让的拌嘴。在他们印象里时光的权威从不可侵犯。
现在他正怒气冲冲。
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时光毫不带杀意的怒气冲冲。
而业火也不再笑意盈盈:“你至少应该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时光。你当黄沙会那么多年的经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你去毁掉的吗?”
时光并没有很好的耐心,他因为被冒犯而比平时更像个火药桶,此时他咬牙切齿:“那,你觉得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我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业火先生?”
“你先冷静一下。”业火显然也并不想维持那种在上海滩上不得不维持的永远优雅的表象,他卸下勒在腰上的武装带,连着那支手枪一起扔在了桌上发出沉闷声响。
“我他妈很冷静。”时光不打算用更干脆的方式对待他,在能确认他身份之前。他要命的想窥探这人的影子。
“你并不,”业火突然笑了,“小孩儿。”


时光明显对这个词感到陌生,他甚至没用枪顶着冲撞他的人的头,而是怔在了那里。
然后他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否认这个略显轻蔑的称呼,他说:“你以为自己是个老头子?”
“我比你大六岁。”业火很正经的陈述一个事实。
于是时光脸色一变:“这是你该知道的?”
“先生前段时间念着。”业火耸了耸肩,一个典型西式的动作。话题有意无意的被拐歪了。


时光只有在某些提到先生的时候显出无法遏制的温和来,他倏然想起,多少年前似乎也是前段时候,先生在死人堆里捡到了自己。


业火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时光,“这孩子。”他想。他抬眼看到时光的发顶,短发被西北常年凌厉的风沙塑造的同样凌厉,却能看到原本的柔软。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苍老,他抬手上去想抚摸那柔软的短发,却被当然不允许如此的时光攥住了手腕。时光傲然的眼神在严肃警告,业火抽回手。
“我敢说先生都没这么干过。”业火笑道。
“谁给你对先生不敬的权力?”时光的眼神中终于开始迸射出杀意,而业火只像没有看见,他开始温柔劝慰:“别这么像支掌心雷。”


那种温柔很奇异,它让时光感觉有些细痒的舒适,像被捋毛的猫。他发现他很容易的就对业火生不起任何气来。
后来他碰见一个对自己更加温柔的人,而那人第一次就让时光炸了毛,也许是因为想起某双眼睛。说实在的,业火的眼睛很漂亮。



时光说:“我要洗澡。”
他表示放弃和业火的斗嘴。
有军统开始为他这句话而终于不再像木桩子,业火也在这之列,他不用干活,但退后几步,直退出到门外。
军统们搬来大桶冷水,业火淡淡瞥了一眼,他已经了解了时光的这种近乎自虐的生活习惯。
时光有太多习惯都近乎自虐。


业火不着边际的想着,自己得提醒他,毕竟曾经还是个医生。
然后业火听着里面哗啦哗啦的水声,恍惚想起自己已很久没觉得自己是个医生。
而里面的时光把自己浸在冷水里,他听到某种东西碎裂的声音,后来他听出那是自己的心脏,那上面有个小小的裂缝一直没被先生修好,现在它咯啦啦的,裂的更大了。
他回想刚才业火鬼使神差的动作,业火是鬼使神差,但他倒真的很想知道那只手如果抚上来,会是什么感觉。见鬼了。
他妈的。时光隐隐觉得有什么要被这老是扯着一边嘴角笑的家伙改变了。
而他无能为力,且居然并不反感。


但是没过多长时间业火就让人反感的在外面敲门:“时光?”
时光擦了身上的水珠正在穿衣服,语气颇为不耐:“什么事?!”
在业火看来这语气算是坐实了时光的小孩子名头,突然就笑的开怀。他挥了挥手,屋子里所有军统都退了出去。他现在是天外山名不存却有实的二把手,尽管时光有意的挑衅和警惕并不让他舒服。
“我们能不能谈谈?”业火倚在门口问道。
片刻,时光唰的拉开了门。


“站长,能不能收敛点儿?”业火开门见山,时光从没见过这样方式的开门见山。业火喜欢直视人的眼睛,时光亦是,风轻云淡的警告和寒如匕首的倨傲。

“你能不能收敛点?”时光反问,他没发现他充满火药味的语气被业火拐带的像是在单纯斗嘴。

“我很懂得收敛。”业火说。

“但你从来都在张扬。”时光高昂了下巴,他压低声音的时候会有隐隐的威胁意味,这会让一些人不满,另外一些战栗。

“我没说这个。”业火突然笑开,眼神里所有的警告在瞬间就消失不见,他甚至拽了句洋文,“Just a joke.——你这样不好。”


时光这时候就格外像个孩子,他用所有的精明来拆穿所有的阴谋,但是很容易就绕不过一个刻意的该死玩笑,或是一个善意的提醒。

什么是善意?时光绝不知道自己现在眼神闪烁。

而业火趁着他这点闪烁差点干成了他一直想干的事,时光的下意识反应仍是闪电般躲开他的手,同时捉住他的手腕。他的头发还湿漉漉的,眼里的怒气恐怕也一样湿漉。

业火挑眉说:“疼。”这个字在他这儿却绝不像讨饶,任何一个方面都不像。

时光攥的更紧。

业火于是开始就着他的疼劲儿给时光讲些东西:“洗冷水澡其实不错,但是你也不能一下子扎进去。”

时光看他的眼神像看着一个怪胎,但他继续:“之前你得做点什么热身。”

时光松开了他:“真他妈的能扯淡。”

“不是什么他妈的扯淡,时光。”业火依然笑着。他又重复了一遍,“时光。”

“业火。”时光回敬。


可业火轻轻摇了摇头,他的几乎被以为永恒的笑意在一刹那间藏回眼光深处,让时光觉得他甚至是哀凉的。

“我其实很想听你叫我点别的什么。”

“什么?”时光错愕,业火过于跳跃的思维让习惯严谨的他几次三番灰头土脸。

“没什么。”很快业火就又笑起来,“业火也许就不错,先生起的名字,像时光一样。”


TBC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了,有一种要填不满坑的不祥的预感

杜处开启调戏时光模式

评论(5)

热度(27)

  1. 伯玉长安雁不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