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TRnuno】开场之前

*TR/nuno斜线无意义,我也不知道什么向。

*发生在巡演中的一次对话。

按理这话最不应由他来说,但他想起这茬的时候,它们已经冒出了他的嘴唇。

“你今天要不要休息?”

时间还早,偌大化妆室里只有他们两个。坐在镜子前的那个正抬手放在脑后,一手按了头发,一手去拽开绑住它们的发圈,它被拉长成细细一线,在手指间停顿下来。那停顿很快结束了,它的主人将它套在手腕上,抬眼从镜子里看向他,给了他一个感谢的微笑,忙于去捋顺散下来的半长发丝,并没有开口回答。他感到些许无所适从,只好在这无所适从里舔了下嘴唇:“我是说……”

不,别说了。

于是他停下。

“我知道。”对方回答得泰然自若,甚至又给了他同样的一个微笑,在指缝间垂落的发丝把这个笑容挡住了一小半,“我还好,谢谢。”

谢谢。见鬼。他把环在胸前搭在胳膊上的手握紧。对方要么没有察觉他的尴尬,要么就是彻底无视了它——在他们彼此认识的年头里,前者从没出现过。

“但我在想……”

对方又开口了,打断他的回想。

“——也许周六?”

几乎像是一种赦免,他因为这句话而松了口气,迅速地点点头:“我去告诉他们。”

这话不该由他来说。该死。

“谢谢。”

又是这个词儿。

但对方很快从这种客气态度里脱身出来,像是也松了一口气,于是安静到有些僵硬的空气开始在他们之间融化开来,像是暖热阳光包裹之下的一块黑巧克力,对方甚至点燃了一支烟。

“你还要上场。”他说。而他,像大多数时候一样,会留在后台,也许做点别的什么,也许站在舞台一侧看他们,百无聊赖,以防万一。

“提提神。”对方回答,似乎这是个上台之前抽烟的正当理由,又在几秒钟的沉默过后把这句话延长了些许,终于说出他早能看得出来的事实,“我有点累。”

“你该休息。”他重申道,怀疑自己已经显得太冒犯。但他又自信对方不会多想,也就并不为这句关切而感到后悔。对方再一次微笑,把手伸进散乱的半长头发里揉了揉,转过身来将椅子面对着他,终于不再从镜子里与他对视,而是略微低下了眼睛:“啊,是的。”

这句同意宣告了他们之间小小话题的结束,沉默里他几乎开始数着自己的呼吸发呆,直到平静再一次被对方打破。

“也许下次巡演我就不跟了。”

他猛然抬起头来。对方还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样子,仿佛自己刚刚是在询问晚餐的菜色。他想问为什么,但又似乎全都明白,他张开的嘴唇重新合上,对方又笑了一笑。

“总不能一直演下去。而且我也累了。”

“不是因为想家?”他调侃道,勉强牵了牵嘴角。

“也是——我的公主们。”对方承认得爽快,却在话尾又不自觉地压低了语调,“我不年轻了,虽然并不怎么老,可累是真的。人来来去去,我已经待很久了。”

他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回。他的记性太好,看着对方面前跳升的烟雾,已经想起这人十几年前是如何倚身在剧院门口抽烟,在一阵风吹过来的时候着手撩起那些金色的长发。

“是很久了。”他低声回答。那时他也还年轻,一样精心蓄了胡子,短发,不像现在,那时他头发上并不显眼的一缕白还是染发剂的作用。他们一路往前走,分享酒、歌声、剧情、拥抱、贴面礼,和时间。

“变老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你一向这么……”他不置可否,也没找出那个形容词来,他的思绪像是也和他隔了十几年的距离,影影绰绰无法理清。最终他只是笑了笑,学着对方的样子,一个温和的、坦然的笑容,“等回了巴黎,找个时间喝酒怎么样?”

“为你,随时。”

——FIN——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