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TRJE】深夜,酱烧丸子

他知道他正盯着面前的盘子看,也知道它并没有什么好看的。那只是个普通的盘子,白色,圆形,边缘平滑,灯光下反射出一点刺眼的光,一盘菜不知何时已经被消灭到所剩无几,深色酱汁狼藉地残留在雪白瓷面上,仅剩的两个丸子带着它们泛着油光的酱汁颜色向他敞开极具诱惑力的怀抱。

也不怪他盯着它们看。

此时正是深夜,他们刚刚结束了巡演中普通又漫长的一天,人困马乏又饥肠辘辘,其中后者打败了前者,他们顶着一轮高悬中天月,在离酒店只剩了一条斑马线的地方拐进岔路口觅食。

坐在桌前享受美食的满足感让肠胃得以被安抚,于是倦怠感海浪般重新席卷而来,这桌上还有几样菜色没被扫空,他疑心自己盯着盘子看的缘由是那工作了一整天的视网膜终于临近罢工的成像里这盘子重重叠叠,变成了奇异无比的一个半。可就算他困得几乎以头抢地,延续了之前愿望的钝感神经还是要求他先满足口腹之欲。筷子听从指挥落了下去。他用这东西还算不上熟练,于是本该两头夹住一个丸子的筷头转了一个角度,竖直、缓慢,不算尖锐的顶端将丸子表面压出一个凹陷,又被插进了筋实内里。他做得小心翼翼,丸子挂在筷头上摇摇欲坠,随着他的后撤动作向他靠近。

“真会玩。”

冷不丁的一句发言让原本全神贯注在丸子上的他吓了一跳,手腕不可控地抖动,挂在筷头上的丸子失去平衡,啪嗒一声掉回盘子里溅起零星酱汁。

他:“呃,谢谢?”

John正对他皱眉,极力压抑着的不满聚在两道眉峰之间,让它们带上了本不应有的褶皱。他困惑地歪头看着年轻人,饥饿和疲倦磨损了他头脑里的齿轮,让他既不知道年轻人为何嘲讽和不满,也不打算对此做出任何评论。

做出评论的是John:“我不喜欢这样。我们该走了。”

他的筷子正重新向那个已经被他戳了一个洞的丸子靠近,此时因为这句话而停下。

他问:“为什么?”

John回答:“那边有人。”

John并没有指向确切的哪一边,但他心领神会地转头看过去,果然瞥到不远处两双小心翼翼试探着看过来的眼睛,它们几乎在他有所动作的一瞬间就收回了视线,他装作没有在寻找什么似的转回了头,又去拨弄那个丸子。

他劝慰道:“她们只是认识我们。我们也没什么不能看的。”

John:“可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只是吃个饭,又不是在台上,被无数盏灯照出个别人的模样来供人瞻仰。”

他:“她们也只是吃个饭,就在饭馆里遇见了喜欢的演员。幸运的女孩儿们,哈?”

John:“我们是什么,迪士尼吉祥物吗?”

这一遭让他的困意散去了一点,饥饿感反而重新清醒卷土又来,他用筷头拨弄着丸子在盘里打滑,寻找它身上那个孔洞,顺便扫了一眼这桌上还剩多少菜样。

“好了,John,你一定还没吃饱。”

John:“我吃饱了。”

他:“你没有。”

John:“我吃饱了。”

他:“那我没有。”

John不再说话。

他终于找到了丸子上的那个孔,重新把筷子戳了进去。这一回它顺顺利利地来到了他面前,被他咬出一块空缺来。酱汁混杂嫩肉的鲜咸在舌尖口腔里化开,他忍不住赞叹地轻哼了一声。

John:“操你的,Tom Ross。”

说这话时John面上不动声色。他轻轻叹了口气,放下筷子。

他妥协:“那我们走。”

他刚刚尝过了一口鲜美无比的酱烧丸子,虽然那美妙滋味仍然残留在舌尖,但年轻人的不满显然比空荡的胃袋更急需填充。他摸出钱包,已经准备付账走人,颜色鲜明的纸币被捏在拇指和食指中间从它们的同类里抽出。

John:“你还没吃饱。”

他:“……”

他盯着John看了几秒钟。

他低头享受第一口丸子的时候John就已经穿好了外套,但并没打算像方才宣称的那样急于走人,年轻人只是在厚重外套里绷直了脊背做出随时起身的准备,脸上全是理所当然,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对着他的视线挑眉。他暂时放弃了在那张脸上探寻答案,重新低下了眼睛。逐渐消弭的困意让视野变得再次清晰起来,他只咬了一口就被迫放弃的丸子带着缺口和齿痕静躺在筷子旁边,之前被他无意识盯住的那个盘子从一个半重新合拢成完整正常的一个,上面还剩最后的丸子和一盘底散漫酱汁。

他想着它的味道,对它眨了眨眼。

他:“我们再要一盘酱烧丸子?”

John:“……”

John:“你还要吃多久?”

他:“带回酒店。”

John没说话。在这一小段意味不明的沉默里年轻人挺直的脊背伸展成了自然的弯曲弧度,两道眉毛仍然不肯随着骨头松懈,僵持地皱作一处。

他看着John,突然笑出声音。

John又一次表示了不满:“你笑什么?”

“不,没什么。”

他终于将那张耽搁了太久的纸币从钱包里抽出,像夹烟一样夹在两指之间,把视线从John身上移开,半转过身去寻找服务员的身影。那个笑并未从他的嘴唇上褪去,它悬挂着,像他们在这里坐下之前,并肩转过马路的拐角,他一个抬头之间瞥见的那轮中天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