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NunoBan】刻板印象与非典型恋爱02(ABO)

刻板印象与非典型恋爱2/2完结

一切RPS皆AU。
时间轴混乱。片段灭文法。


06
Laurent进入排练室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几个同事看他的眼神。他特意打扮了自己,一丁点儿Alpha信息素的弥散早就无伤大雅,它为Omega带来的些微压迫感远不及诱惑性来得明显,在用人工加以调整之后更是如此。礼节和理智仍是这里的主导,但仍有人在眼睛里带上些许暧昧看他,多半出于天性而为,在打招呼的时候将语调放得更动听。
Solal没这么干。事实是,Laurent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紧绷起来了。Solal是个众所周知的Alpha,岁月让他的征服欲柔和了些许,但他也绝不是可以冒犯的对象。Solal皱皱眉,比起被冒犯的抗拒来显得更像在困惑,但他没对Laurent和他的气味做出评价,只是打了招呼,然后径直走开。
Laurent还在对此庆幸,就看到Nuno在向他靠近了。
他的葡萄牙甜心离他还有一段距离就半真半假的张开了臂膀,喊着“Lolo”径直朝他扑了过来。他们分享了那个巨大的拥抱,那是一个介于“我在戏剧化地欢迎要好的朋友”和“我在和暧昧对象公然调情”之间的拥抱,Laurent得以把鼻子短暂地埋入Nuno散落颈侧的长发中间,然后闻到他。
小灌木,松柏,成片森林在热烈阳光下散发着——
他没来得及想完。
Nuno迅速从这个拥抱里脱身出去,Laurent得以看到他的甜美笑容僵在脸上的全过程。
“抱歉,”Nuno看起来已经连解释的心情都没有了,但还试图保持礼貌,他半举着双手,维持着那个拥抱般的姿势,但一步步后退、再后退,“我只是……Laurent,我很抱歉。”
然后他转身快步走向了门口。
失策,这人造的蠢香水冒犯到他了。Laurent赶紧退后一步,目送Nuno迅速消失在了视野里。

07
“我亲爱的Mikele,我很绝望。”
“不用。”Mikele说这话时正试图把金箔贴在妆容浓重的眼下,在镜子里的样子格外认真,连语气都与此相得益彰,“两O相遇,必有一A。”
“……这是你和Florent相处的经验之谈吗?”
Mikele手一抖,摔了化妆盒。

08
Nuno告假了。
这不是什么好预兆。
Laurent Ban先生连情场失利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妄论直接将对方吓到翘班,Laurent因此更加绝望,甚至没想着去掩饰这沮丧。就让全剧组都知道他失恋好了,他不在乎。他甚至连有人坐到了身边来都没理,只是看着地面思考人生。人生已经这么艰难了,Laurent想,就让他丧一会儿吧。
一把烟嗓把他径直拽回了现实,Alpha的问题出口就带着冲劲:“你为什么要用Alpha香水?”
Laurent下意识挺直了腰,声音倒是没和腰板一样完全硬气起来:“……我只是,你知道的,投其所好。”
Solal似乎笑了一下,Laurent没去看:“用什么香水,你也没法成为Alpha。”
有那么一个瞬间,Laurent感到了冒犯。但他很快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开端,于是没有回答,Alpha继续说了下去:“你在看轻谁?”
“抱歉?”Laurent这回才实打实的皱起了眉头。
“你觉得如果你不是Alpha,他就不会喜欢你。”Solal完全没把Laurent的抵触表情放在眼里,他开口的时候像在给大学生讲授十以内加减法,“为什么?要么你没在看得起自己,要么你觉得他是个会因为性别改变决定的傻逼。我猜你哪样都不想选——任何人都不应该值得你为之扮成不是自己的某个人,更何况,他也许正喜欢Omega呢。”
“他要是不喜欢你,”Solal站起身来,与Nuno一向要好的年长Alpha丝毫没留情面,他在离开之前点燃了一支烟,打火机发出锵锒的响声,“就叫他滚开。”

09
-对不起,Nuno。LB.
-不是你的错,Laurent,没事的。N.
-你为什么不来排练了,顺便问?LB.
-我不该问的。LB.
-那天在台上,你想跟我说什么来着?LB.
-想问你缺不缺男友。N.

Laurent盯着信息看了几秒钟,从床上跳起来,抓起外套冲出了门。

10
Laurent抬手敲响了门,克制且礼节性的三声,砰,砰,砰,即使Laurent的手很难不抖。
房主的回应无论如何都显得有些迟缓,Laurent在这段显得太长的时间里准备好自己,他听见时间在流逝,那是滴答的表针走动伴着河流缓慢淌过,Laurent就站在水中,水悠悠闲闲地涨起来,而他即将窒息。

但门终于还是开了。
“嘿,Nuno,”Laurent抢白道。他终于将自己从那条河流里挣脱出来,终于呼吸到了赖以存活的空气,却没有再多力气用来让他鼓起勇气抬头了。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深呼吸并没有让一切更好一点,他只好说下去,“很抱歉Alpha香水冒犯到你了,我是Omega,彻头彻尾。但是我……你知道的,非常、非常喜欢你,并且正好缺个男友。”
那些未经思索便脱口而出的字句在他的头脑里放大,心跳加速、再加速,和着血液流动的轰鸣声自顾自变成擂鼓,呼吸跟着紧促起来,Laurent感到开始发热,甚至有些喘不过气,缺氧一般,连双腿也发颤,就要站立不稳。但对面的人没有声音,他只能在此等待。
太丢人了,Laurent,表个白就能让你像是要发情。他暗自想着,又破釜沉舟。他做了自己想做的事,仅仅在这个瞬间,结果似乎已经与他无关——如果他不喜欢,就叫他滚开。

“……天啊,Laurent。”
他等到一声情绪复杂的感叹。Nuno的声音并不那么稳定,沙哑的,带着些并不明显的颤抖。Laurent终于将最后一点儿懦弱抛却,在自己用意念隔绝出来的演讲台上抬起了眼。
他看到一个他从未看到过的Nuno。
对面人的状态比不他好上多少,Nuno似乎很热,散乱着的长发有些汗湿,就算没穿上衣,身上也覆了一层薄汗,他的胸口正急促起伏,攥在门把上的一只手用力到关节发白,肌肉因为抑制本能动作而尽数紧绷着。那些为Laurent所熟悉的、草木芬芳的香水儿味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侵略性的信息素,燎原烈火焚烧森林,烟尘与火舌被称作征服欲,它们四散蔓延开来,阳光下腾起燃着柏木的战争气息。
一个纯正的,正在发情的Alpha。
“……噢。”Laurent恍然地说,“……噢!”
Nuno骤然抬手钳住Omega的胳膊,将他拽进去,然后一把摔上了门。

——END——


·Laurent的Alpha香水在正常情况下是没有副作用的,但Nuno临近发情期,当场被挑起了征服欲,为了不冒犯/伤害到任何人(尤其是Laurent),Nuno离开了。
·是的,Solal爹知道一切。
·Solal爹和Nuno关系非常好的一个原因就是稀有物种抱团取暖。


……来个番外PWP,我猜?

评论(2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