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Nunoban】Outlaws of love

一个没头没尾的脑洞。
一切RPS皆AU,这个更是AU的彻底。
虽然不打算继续写但是,角色死亡预警。

努诺走进酒吧的时候洛航面前的杯子正好要空了,他把一边胳膊支起在吧台上,歪头贴着自己摇来晃去的小臂,像真的在倚靠般,显出一点似有若无的醉态来,脸颊微微泛红,那双英气的眉蹙起,显然它们的主人对于嘈杂酒吧里另一个角落传出的充满了“鸡奸者”“罪犯”和“生物进化的败类”之类字眼儿的句子十分不满。
努诺轻易无视了那些陈词滥调的控诉,坐到洛航身边去。直到这时,他的情人才把忍了不知多久的话脱口而出,“一群野蛮人。”洛航压低嗓子抱怨,发出轻啐的声音来。洛航往常并不习惯于做这样的评论,但在今天却显得急切,像是等待一杯酒等待得太久,于是在酒杯被盛满的时候立刻一饮而尽。
努诺还没来得及对此作出回应,洛航就自顾自说了下去,他的手指抓握着见底的酒杯到指节泛白,没在看着对方,就像他的话是完全说给酒杯里的空洞听:“我今天去见他了。”
哦,弗洛朗。努诺想,他将思绪也放得轻,像是怕被人听见。不幸的弗洛朗。
“他不好,努诺,”洛航继续对着他的酒杯小声说话,“一点儿也不。”
努诺猜也猜得到。他们再不能知晓米开朗琪罗被关在哪个深不见底的地狱或是已被处决,莫特家花了大价钱,弗洛朗也在牢里待上了一个永恒之后才被捞出来。监狱对待道德犯从不留情面,努诺想起弗洛朗曾经的长发,他甜美的微笑和可爱的小动作,他看着米开朗琪罗时热切的眼神,那些事被宣称为罪恶,都跟着他进了监狱,消失了,只有肩颈上丑陋不堪的烙印,作为苦难的证明,和他一起回来。弗洛朗大概很难再向他们所有人微笑,然后信手弹起一曲快乐的吉他了。
“我不明白。”洛航说完这话就抿紧嘴唇不再开口。
努诺感到自己靠近洛航那一侧胳膊上的肌肉绷紧,它想要去拥抱洛航,或者抚平男人眉心的褶皱,但这冲动最终被忍住了,努诺只是抬起手揽住洛航的肩,然后轻拍了拍,像他们是一对坦坦荡荡的好友,今晚洛航也不会跟着努诺回他的公寓去。

——————

“我要搞一艘船。”努诺断续说出声来,他把这话融在性爱带来的喘息之间,听上去没多认真。洛航起初没能听清,在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他放缓了动作低头,把手掌按在努诺的胸膛上,趁着凑上去索吻的空挡问道:“你什么?”
努诺的手扶在男人腰侧按紧,他迎接这个吻,抬胯把自己送进洛航的更深处,喘息着,然后在洛航耳畔把那句话重复了一遍:“我要搞一艘船。”
我们离开这儿。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