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雁不回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脑洞:航班是个o想追nuno然而以为nuno也是个o并因此非常纠结最终下了好大决心才去坦白结果nuno是个a的故事(
我只写了一个小小小开头。大概填不上了。

设定:现代文明ABO社会,在公众场合收敛信息素被视作一种礼节(特别在你是个alpha而你的同事大部分是omega的情况下。

“这都什么年代了。”Merwan把酒杯重重磕在桌子上的响动都没让laurent的无精打采消去一点儿,“彩虹旗早铺天盖地。Love wins.”
作为一个靠谱的beta,Merwan总是有道理的,但此时,他完全无法让一个为自己暗恋的前途而感到担忧的Omega好上一点儿。
没错,Laurent是个Omega,即使很多见过他的人都对此抱有怀疑。laurent六英尺、一百九十磅,这副身板让他过于泾渭分明的与舞台上大部分演员区别开来——艺术正是个Omega聚集的行当。laurent的暗恋对象是个相当标准的艺术从业者,Nuno Resende几乎称得上是娇小,在台上蹦蹦跳跳,在台下打打闹闹,有披散的长发和甜美的笑容,劲瘦腰肢藏在简单随意的衣装里,信息素藏在清新草木味道的香水后,laurent曾经抱过他,他就像一片树叶——世界上最性感的一片树叶。
“可Omega对Omega完全没有性吸引力,”laurent抱怨,“我觉得我生错了第二性别。他也许甚至更喜欢David。”
Merwan只好过来拍他的肩膀:“至少你看起来很alpha。”
Laurent对此不予置评,猛地灌了自己一口酒。


评论(15)

热度(21)